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石材b2b >  正文
999%押中初复题!彭兰、刘海龙的这些论文你还没看吗?
发布日期:2022-04-02 14:42   来源:未知   阅读:

  无论是初试还是复试,论文的重要性都是不言而喻的,特别是学界大佬的论文或权威期刊的论文,可以说几乎是

  什么??你不信?那我们先来看看22级新传er的初试线名解、440简答、郑州大学334实务、安徽大学622简答等)

  (2022华中师范大学711名解、浙传440名解、暨南大学809简答、安徽大学440论述、华东师范大学848名解等)3

  (2022南昌大学440论述、西安交通大学819简答、暨南大学707简答、郑大625/334论述等)4

  都来自学界大佬们的论文!!并且只是冰山一角!因此,为了让各位爱宝们抓住复习重点,节约检索成本,播播老师此汇总了《国际新闻界》《新闻记者》等核心期刊的多篇论文,来为大家细细掰扯2021年新闻传播学到底都研究了什么???!爱宝们快快打开大脑接受知识的灌输吧~(文末附赠论文包哦!)

  热点分析:以数字技术为首的多元行动者的介入使我国新闻生态格局发生了巨大变化。从本体论角度看,我国新闻学已开启了

  的变迁进程,并且逐渐将对新闻事实的聚焦转向对新闻事实如何“生成”与“筹划”的实践分析(姜红,印心悦,2021)。从认识论角度看,中国新闻研究者开始者重新思考什么是新闻,并强调“以中国为方法”重构数字时代新闻学的认识论基础。同时,基于数据主义的计算传播在研究方法上为新闻学研究的创新提供了新的机遇,数据新闻学研究的重要性也凸显了出来。

  成为了业学两界的共识。但是转型话语本身缺乏规范维度,新闻业转型是否成功不在于技术适配的成功与否,而在于是否建构了社会共识,是否复归到新闻业的公共善这一恒久价值上来(周睿鸣,2021)。同时,研究者强调要搭建

  ,在在中国新闻业制度研究中“找回国家和观念”,因此建设性新闻重要性日益凸显。此外,物质性和空间实践成为考察中国新闻业的新兴学术视角。建设性新闻:建设性新闻是指新闻报道除了要坚持内容的客观真实,也要以解决问题为报道宗旨。建设性新闻通常以正面报道为主,媒体和记者不再置身事外,而是作为社会成员之一,介入到社会问题的解决过程之中去。研究发现,中国语境下的建设性新闻展现出本土化的涵化效果,建设性新闻报道框架比批判性报道框架更能唤起受众的积极情绪。

  热点分析:数字媒介语境下,新闻生产工作不再局限于职业新闻从业者,也包括由无数个体、组织乃至机器共同构成的泛新闻生态系统(彭兰,2021)。在此背景下,研究者提出,“人工核查-广众参与-人工智能”的协同核查模式能最大限度优化社交平台

  的治理效果。同时,机器人写作也可以同职业记者以合作共存的方式生存下去。但是,多元参与也引发了一些深思,例如智能算法与新闻生产问题、网络原生媒体的“当事人爆料”等,凸显了技术逻辑与人类主体之间的复杂张力。

  机器人新闻写作:机器人新闻写作是指运用算法对输入法或搜集的数据自动进行加工处理,从而生成完整新闻报道的一整套计算机程序。机器人新闻写作的优势在于,其信息搜集与发布的及时性、新闻生产的高效性、信息内容的准确性以及报道内容的客观性。但是机器人只能用于写作一些模式化、表层化的信息,很难进行深度报道,并缺乏人文关怀的叙事。因此,

  热点分析:数字技术不仅对传统新闻的产制流程进行了重构,也影响了新闻学理论维度。因此,新闻学研究者对以

  为代表的经典概念进行了语境化的阐发,并对这些概念的流变过程展开细致梳理。

  热点分析:2021年中国新闻学的相关研究还围绕媒体与受众之间的新型传受关系,探索

  在数字媒介语境中的作用机制与实践逻辑。议程设置和报道框架等建构论持续被关注,但与此同时研究者也关注到了受众的

  ,即不接受媒体设置好的框架对事件作出情感反应。此外,亦有研究从心理和文化维度就“第三人效应”对受众认知、情感、行为的影响作出阐释。第三人效应:第三人效应由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戴维森教授于 1983 年在《传播中的第三人效果》论文中提出,其内涵是指人们倾向于高估大众媒介对他人的认知和行为的影响。具体来说,劝服传播所面对的受众会认为,这种劝服对他人比对自己有更大的影响。而且不论是否是信息的直接接受者,对媒介影响他人的预期将会导致自己采取行动。其产生的原因主要包括受教育程度有限、对自己的盲目乐观以及自我服务式的归因。诸如“抢盐风潮”、“抢购双黄连”等现象都是第三人效应的表现。

  等议题展开研究,包括报刊阅读者的“去精英化”历程、不同时期传播体系的建构以及“以史鉴报”的研究路径等。

  热点分析:近几年,中国学界开始关注并引介德国媒介理论,例如弗里德里希·基特勒的“去人类中心主义”、西比尔·克莱默尔的“邮递”模型、诺波特·博尔兹的媒介美学等。在此背景下,

  成为了下一阶段的努力方向。同时,“媒介化”也是欧洲媒介社会学界超越效果研究范式的一个新的研究领域。此外,伴随着对技术决定论的指责,社会性也逐渐注入了技术的讨论。

  热点分析:去地方化与“再地方化”或者去疆域化与再疆域化一直是媒介空间研究中重要的议题,

  。但在具体物理移动和传播的过程中,空间移动方式和感知仍然是基于身体的,作为移动媒介的身体,不断实现着场景的坍塌与重建(谢卓潇,2021)。因此,虚实交融的赛博空间成为人类历史上崭新的空间形态。

  然而,新媒介的出现也引发了现代人的时间危机,人们逐渐意识到了“快节奏”会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因此寻求时间约束软件和回归“慢媒介”去对抗数字技术之快。同时,新媒介的出现也在一定程度上模糊了工作与生活的界限,潜移默化地建构起了新型的数字劳动景观。

  ,平台企业努力将平台经济塑造为国民经济发展的核心,国家则利用基于平台的协作式治理,推进国家治理的现代化转型(李辉,张志安,2021;姬德强,2021)。平台经济的发展重塑着社会关系与社会结构,平台化的数字劳动成为了研究焦点。通过对用工模式、劳动过程与数字化监管的分析,揭示了数字劳动带来的新型控制。此外,“受众商品论”、数字资本主义等也为数字劳动的出现提供了一定解释。

  热点分析:粉丝、饭圈文化、网络直播、网络红人、“明星-粉丝”关系等线年媒介文化关注的焦点,明星吸引感、心理满足感的情感因素和关系卷入度、社会影响度的情境因素是影响粉丝对拟亲属关系感知的两项重要因素(晏青,付森会,2021)。但明星-粉丝文化也容易引发极端现象产生,因此,2021年6月起,国家有关部门开始针对“饭圈”乱象进行专项整治行动。

  饭圈文化:饭圈文化一般被认为是粉丝文化伴随着社交媒体的发展和互联网产业模式的转变所衍生出的新样态(胡泳,刘纯懿,2021)。饭圈里的各种冲突与平台资本、平台技术和文化全球化密切相关。但除了冲突之外,饭圈也催生出了一种新的民族主义实践形式。即

  在数字媒体赋权的视野中,老年人和青少年的媒介使用依旧是2021年中国传播学关注的一个焦点。在对老年群体媒介使用的研究中,

  是一个常用的理论视角,这一理论关注技术从“野生物品”到深深嵌入日常生活实践中的“日常物品”的过程,强调技术、2021年度上海市“科技创新行动计划”国内科技合,人和社会情景之间的互相影响(周逵,何苒苒,2021)。同时,特定群体(例如患者、农村群体等)的自我传播也备受关注。此外,数字媒介

  也值得研究,新媒介技术并没与破除性别偏向的存在,这需要我们在新媒体性别话语叙事的建构方面保持反思。06

  :一是全球环境传播危机凸显;二是疫情所带来的数据监控与隐私保护议题;三是虚假信息与阴谋论议题;四是在线工作的议题。同时,“后疫情时代”防疫标语和健康动员也成为了日常生活必不可可少的环节。此外,研究发现,

  会影响防疫的反应,民众的风险认知和防疫行为与接触的媒介类型相关。媒介不仅能够通过情绪影响认知,还可以书写集体记忆,保存情感和回忆。隐私权:

  ,重视实践和情境中(媒介)物的技术特征对传播实践的改变及其结果造成的影响,注重考察媒介物对社会行动的“限制”与“示能”(戴宇辰,2021d)。物质性视角下,“网络化身体”概念被引入,作为“人肉”的身体不再被认为比信息技术低效、倒退,反而开始强调人作为媒体的延伸所衍生的具身传播实践。

  具身传播:具身性强调人类的认知、情感与行为都是与具体的身体整合且统一的,即“不存在完全脱离身体的心智,也不存在独立于身体的心智”。这个概念最早来源于法国哲学家梅洛庞蒂的知觉现象学。过去身体在场是构成传播的基本条件,然而伴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身体逐渐缺席信息传播过程。因此,新闻传播学界对具身性的讨论主要集中在:具身化是不是传播或者人类存在的必要条件?传播中的身体问题如何影响到传播研究的未来?同时,在虚拟技术日益成熟的今天,对具身性的讨论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为媒介技术捆绑下的身体叙事祛魅。

  热点分析:在社交媒体、大数据、人工智能不断推动算法向各个领域渗透的今天,人逐渐

  ,并被算法重塑对世界的认知。而这一现象所带来的的一系列困境正日益引发关注,数据霸权、算法“黑箱”、算法想象等问题竞相涌现。与此同时,人工智能也引发了较多关于人机交互、人机关系等命题的思考。传播学不仅应该思考人和机器如何交流的问题,更应该思考这种交流将会形成何种社会关系,又会怎样反作用于人类社会本身。(申琦,王璐瑜,2021)。

  热点分析:元宇宙的出现不仅与互联网的下一步发展和演化密切相关,也为人类未来的虚实混融交往与虚拟实践指认了方向。元宇宙强调

  ,而区块链、VR/AR/MR以及网络与计算技术等为其提供了技术支撑。元宇宙的出现引发了学者对虚拟性媒介的进一步思考,刘宏宇等(2021a)提出用虚拟性研究范式来重新界定媒介的概念定义以及媒介与人的关系结构,刘海龙等(2021a)则提出了“网络化身体”(networked body)这一概念,以此来讨论作为中介和非人的(具有物质性与文化特征的)身体如何将人与互联网连接在一起。此外,“深度合成”与虚拟主播也是当下学界关注的热点。

  当前,算法研究的重心开始从算法对信息传播的影响(如个性化推荐、算法新闻、机器写作等)转移到算法对社会的全面嵌入与中介化,以及对既有社会秩序的延续与重构等方面。算法垄断、算法专制、技术反驯等算法带来的负面作用日益被重视,算法与新闻实践也是被重点关注的议题。此外,研究者站在用户立场,反思构成用户算法想象的元素,并就算法可能带来的认知风险、数据鸿沟等问题提出对策,即提高用户的算法素养,培养人们与算法的共存能力。

  前一点里,新的传播媒介主要指传统媒体的转型,即建设“媒体型平台”,新的传播结构则是指互联网平台再造了一种新的传播关系与新的公共领域。后一点主要体现在国家权力主导下的

  ,一方面是利用平台进行治理,另一方面是对诸如平台垄断等问题进行治理。同时,研究还指出未来的平台社会研究,需要更多多元、交叉的跨学科讨论。04数字劳动研究

  热点分析:平台社会的发展和平台经济的扩张,使得劳动过程也在不断地转向数字化和平台化,

  的出现进而引发了学界的思考。张志安认为,互联网平台针对“数字劳动”的不同议题,主要采取“默从与妥协”、“抗拒与回避”、“控制与再造”三种策略。刘战伟认为,数字劳动本质上是平台资本的一种

  。李子仪认为,数字劳动过载与劳动异化会导致用户的“数字罢工”即反连接。此外,彭兰指出,被疫情所推动的视频会议应用混融了工作和生活场景,无形中加大了劳动强度。但目前关于数字劳动的研究更多局限于单一的批判框架中,需要更多解释框架的加入。05社交媒体研究

  的主渠道,不少研究者对这一现象进行了分析。首先在情绪传播方面,周书环发现情绪传播具有传染性,且相较于中性和消极情绪,积极情绪对社交媒体上分享行为的影响更大。但其他研究发现,

  。同时,有研究发现社交媒体的情绪传播存在周期性波动的特征。此外,学者还发现社交媒体使用行为会影响公众的风险感知,因此社交媒体在化解公共危机方面的作用被放大了。但社交媒体带来的问题依旧存在,例如谣言、偏见、极端言论等,对于这些问题还需要进行持续地关注。❖以上,就是对2021年学界研究热点的部分概述,更详细的内容播播老师也已经为大家准备好了!!现在只需转发此篇推文至朋友圈保留一小时,截图联系任意一位小助手,即可免费领取